沐哥

呵呵,我还是个少年,该猖狂的少年

好不容易遇见你 20

当叶修一本正经的站在桌前,才恍然:自己不会做蛋糕的事实。
在这种时刻,饶是叶修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:操!
但没法,作为新时代的勤俭节约好少年(其实就是心疼钱),叶修表示自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!
「嗯……然后……哦……什么鬼呀!」当蛋糕房内又一次传来阵阵鬼哭狼嚎时,就是温柔的柜台小姐姐都受不了了!
然后……
开门的那一瞬间,柜台小姐姐觉得自己可能穿越回了抗战时期,面前的男人举着手中的……嗯……蛋糕?或者说手榴弹更贴切吧。
门外一次次忍不住想进来看看的某人,也被惊到了!
十分钟后……
叶修在游戏中的方向感此刻就形同虚设,拐了半天才下了大巴,一看站台……
南山!
本来分不清方向的叶修,此刻却如同游鱼般在山上穿梭。
来到陵园门口的时候,叶修忽然收起了以往玩世不恭的笑容,露出一个类似悲痛的表情,差点把身后的某人吓出了鸡皮疙瘩。
叶修看似漫无目的的走了好久,在其间的一个墓碑(坟头)前站定。
把手中的蛋糕放下,叶修变戏法似的在墓碑后找到个小板凳。
「喂,我来了啊!」叶修有点痞气的说道。
「你怎么不说话呢?你是不是知道我干坏事了啊?」叶修语气开始莫名轻柔。手上动作不停,用手指揩下一块奶油。
「哥知道这冷」叶修忽然转移话题,仿佛当真心虚。「你不会以为我忘了你的生日吧?」
叶修一直仿若无人的自言自语着……
「呵!我怎么会忘了呢!」反问句却用着肯定句的语气。
忽然,「哥哥,你好偏心啊!怎么可以忘了我啊!」身后传来一阵甜美的女声,叶修不用回头,也知道那个小女孩。
苏沐澄!
名叫周泽楷的某人此刻不由一惊「能和苏沐澄认识,叶修你到底什么来头……」
周泽楷有些头疼的摸了摸脑袋,摸出手机「喂?波涛,查一下苏沐澄的哥哥,还有……呃,没了。」辗转半天,叶修的名字还是被咽下去,他想听叶修自己和他说。
……
「沐秋?我偷偷告诉你呀,我这回真的干坏事了……」叶修这次真是心虚了。
想来根烟,却猛然想起对面人最讨厌烟味。想起他炸毛的模样,叶修忽然有点哽咽,默默的把烟放下。
这个举动却落入周泽楷的眼眶,有些刺眼。「能阻挡叶修的烟瘾,呵!苏沐秋是吗?不简单啊……」周泽楷摸着自己的下巴轻声说道。
「我记得我答应过你:要做你一辈子的唯一……」叶修忽然顿住。
周泽楷的瞳孔却在一瞬间缩小「唯一!」他的脚步有些虚晃,令离他渐近的苏沐澄听到了动静,以往甜美的女声此刻多了几分伶俐。「谁!」
周泽楷有些慌忙的离开,脑海中只剩下叶修的那句:一辈子的……唯一!唯一!
……
「一辈子的……呃……兄弟?我这段时间有点懵,忘了!」叶修揉着自己的鸡窝头。
「咳咳,经纪人!」苏沐澄适时提醒道。
「嗯,对。但是,我不得不告诉你啊,我又找了个小明星。还是华娱的呢!」叶修低下头,继续揩奶油,却抹在自己的……脸上!「但你要清楚,我真的是有正事的,等我查清楚告诉你,你肯定会高兴的。」
叶修的眼中泛起泪光,手下动作不停。
良久,气氛有些沉闷。直到苏沐澄一声惊呼「叶修哥!你干嘛呢!」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