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哥

呵呵,我还是个少年,该猖狂的少年

笛月改编

你们没事可以去听听这首歌,很青涩很好听得。
那回闲的没事做,我就写了写,不过好像偏了啊
地点:某个不知名的小镇上
人物:一个很皮的女孩、一个迷路的少年、其他打酱油等人



襁褓里的小姑娘被扔在了后山里,
遇到了那天去采药的桃花镇镇长
“嗯?这里怎么有个女娃子,长得真是老好看”(憨厚,带口音,疑惑)
于是女孩就这样从深山里被捡了回来 ,
获得了新生。
小镇里家家对她喜欢的紧,
大家时常能看到这个小姑娘在镇里跳脱的身影。
江面上……
有只小船在停泊
女孩:“呵呵呵,大伯日落好漂亮啊”(清脆、嫩)
刘大娘家门口…
刘大娘:“丫头,干什么呢?把老子的酒放下!”(宠溺、无奈、朴实)
女孩跑远,顺便牵了两颗蚕豆:“嘻嘻,大娘,我不给不给”(俏皮,)
私塾……
老先生:“你……你……给我过来,怎么又逃课!”(气喘吁吁)
女孩:“我不,我就不,你的课太没劲啦!我出去玩啦”(调皮)
私塾窗边……
女孩:“喂,二狗子!你口水都快流出来啦”(嫌弃,戏谑)
女孩溜上山……
女孩:“听到大家都在讨论深夜里有奇怪叫声,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撞见。”(期待,跃跃欲试)
女孩:“王大婶说山里住进了怪物,李大伯说山里有很多危险的动物,不会……
是曾经在后山里丧命的亡魂在作祟吧”(开始怂)

女孩想到这些,皱了皱眉头。
决定去看看。

傍晚,女孩在山上转悠
开始上山的时候,女孩毕竟还是小姑娘
听完大家的说辞心底还是有一丝丝害怕。

可是之后走着走着,渐渐就被美丽的大自然所吸引,
“口哨声、口哨声……嘻嘻,哪有什么怪物啊,都太迷信了。”
蹦蹦跳跳地就忘记了那些怪事。

直到夜幕降临,女孩看着越来越暗的树林
“这么晚了,要不找棵树,在树上凑合睡一晚吧,顺便听那所谓怪物的怪声”(疲倦)

就当女孩还没找到可以休息的大树时
便听到似是笛声般的声音从不远处飘来

女孩循着声音的方向,漫步走向一棵巨大的桃花树下
只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少年背对着自己,坐在粗壮的树枝上
少年:“诶,什么鬼东西,老是吹不好。自己都快嫌弃自己了。”(沮丧,失落)
洁白修长的手握着翠绿色的笛子,
画面是那般美好。
直到少年用力的一吹,
奇怪的笛声再次响起。
小姑娘见此:“噗,你吹得什么啊”(嘲讽)

白衣少年听此吃惊的转过头
只见树下站着一个粉袍的小姑娘
因为尝试憋笑的缘故,脸蛋红红的
在月光下竟是让人感到舒服和放松
:“你……你是谁,你怎么在这里的?”(害羞、结巴)
白衣少年不知不觉的红了耳根,
急急忙忙的将笛子塞进了衣袖,
“你不害怕吗?这个时间居然还会有人在山里晃荡。”

小姑娘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转头后的容颜
不禁也有些失神。
“嗯?害怕什么?又不止我一个人在晃荡啊。”(疑惑,有点天真)
:“喂,你长得真好看,你叫什么啊”(新奇)
当她看到白衣少年袖子里藏起的笛子
不禁再次失笑
“想必那所谓的怪声就是你弄的吧,
和你合在一起好可爱呀”(恍然)
少年:“呃,是很难听啦……不过……可爱?!”(惊诧、不解)
少女:“对啊,难道没人说过你长得很好看吗?”
少年:“没有,你貌似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!”(欣喜)

少女:“那……我教你吹笛子吧”(无害)
女孩站在树下,笑盈盈的看着少年
白衣少年不解的看向这个女孩
随即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笛子,有些尴尬
“我……我会吹的!”(结巴、羞涩)
见女孩怀疑的神情,定定道:“你不信,我吹给你听!”
于是又掏出笛子,想要证明自己可以,
但……吹出的音符却依然是那么不成形。
少女:“呃,你确定?”(怀疑)

白衣少年垂下眼眸,缓缓放下手中的笛子,
:“的确,我吹的确实不好听”(无奈)
只见树下的小姑娘已经动作轻快地爬上了树
坐在了他的身边

就在他还没做出反应时,
只见她摘了一片叶子
轻轻的放在嘴边
美妙的旋律环绕在他们身边

少年痴痴的看着眼前
少女:“嗯?你怎么一直盯着我呀?”(不解)
少年:“没……没什么”(尴尬)
少女:“怎么样,好听吗?还是我教你吧”(愉悦)
看着白衣少年红彤彤的脸,
有些想笑。事实上:“哈哈哈,你真的好嫩啊”(戏谑)

白衣少年不受控制的递出了手中的笛子,看着女孩白嫩的小手和自己洁白修长的手交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
于是女孩便一点一点开始教白衣少年吹笛子。
少女:“喂!你为什么会在这啊?”(疑惑,好奇)
少年没有说话,暖风发出沙沙的声音,安静的异常。

之后镇里的王大婶就常说:“诶,老乡们!深夜里的怪声终于不见了,白天却还会出现,跟抽风似的。”(浓浓口音)
只是日复一日,奇怪的声音也逐渐消失了。

这一切都因为,每一天逃课上山的女孩都会在那棵树上,
看见白衣少年坐在那里等着自己
经过这番经历
两个人也变得熟悉
后来,白衣少年渐渐感到两人之间气氛开始变味道,
可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,
就是让她停留在自己身边
更久,更久。

于是白衣少年便总会在她教自己吹笛时,出现一些差错
看到她对自己“笨笨的”错误,无奈地摇头,却依然耐心地笑笑:“嗯?你这里不对,我再给你示范一次”(不厌其烦)
少女:“好吧,今天就这样,我要回去了,你不准偷懒哦。”(恋恋不舍)
看着每天都会来到这棵树一如既往地教着自己的女孩,少年:“此缘已尽么?可我不想你离开呀,你再多留会好不好……”(低喃、不舍)

他真的只想再留她一会。

直到某天傍晚来临前
看清自己感情的白衣少年坐在树上
回忆着和小姑娘经历过的点点滴滴
吹奏起今日她一直“教不会”自己的曲,意外好听。
少年:“你知道吗?其实很好吹的,我多想吹给你听,可是怕是没机会了……”(遗憾、担忧)
幸福的闭上了双眸,
思考着该如何向女孩表达自己的心意。

突然身后传来声响
白衣少年如初次见面那般,转头看向身后之人
少女:“明明已经学会了啊”(无措,意外)
女孩泛着泪光,笑着望着自己

白衣少年胸口一痛,无法再忍受
飞落树下,抬起衣袖拂去她眼角的眼泪
少年:“是啊,已经学会了,可我不想让你离开。”(不舍)
说完将她揽进怀里,
并告诉女孩:“我要走了。”(看似平静,却夹杂着一丝紧张)
少女:“要……要走了吗?可我还想……”(意外)
少年:“不过在这之前,我想告诉你:
我不是人,我就是是一直居住在深山里的妖”(强装平静,却夹杂一丝紧张)

得知这个消息的女孩十分惊讶,可……
少女:“没关系,妖怪又怎么样,我不害怕。”
少年:“真的?我以为……你会嫌弃我的!”(惊讶,欣喜)
少年:“可,你的家人不这样觉得啊,他们很讨厌我的……”(失落、伤心)
少女:“可……那有什么关系……”(急切)
少年:“唔……你、你干什么!”(惊讶)
少女:“呃、看不出来吗?亲你啊!”(理所应当、紧张)
少年扶着女孩亲上来的脸颊,很满足。
少年:“我喜欢你……”(低喃)
少女:“嗯?你说什么,我听不见”(口齿不清,你们懂的)
我也喜欢你啊……在初见的那天,
我就已经……
有点喜欢你这个看似完美却平易近人的少年。(少女在心中默念)(魇足)

对了,我那篇周叶《好不容易遇见你》的文要拾起来了,总算放暑假,当然要日更!!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