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哥

呵呵,我还是个少年,该猖狂的少年

好不容易遇见你 20

当叶修一本正经的站在桌前,才恍然:自己不会做蛋糕的事实。
在这种时刻,饶是叶修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:操!
但没法,作为新时代的勤俭节约好少年(其实就是心疼钱),叶修表示自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!
「嗯……然后……哦……什么鬼呀!」当蛋糕房内又一次传来阵阵鬼哭狼嚎时,就是温柔的柜台小姐姐都受不了了!
然后……
开门的那一瞬间,柜台小姐姐觉得自己可能穿越回了抗战时期,面前的男人举着手中的……嗯……蛋糕?或者说手榴弹更贴切吧。
门外一次次忍不住想进来看看的某人,也被惊到了!
十分钟后……
叶修在游戏中的方向感此刻就形同虚设,拐了半天才下了大巴,一看站台……
南山!
本来分不清方向的叶修,此刻却如同游鱼般在山上穿梭。
来到陵园门口的时候,叶修忽然收起了以往玩世不恭的笑容,露出一个类似悲痛的表情,差点把身后的某人吓出了鸡皮疙瘩。
叶修看似漫无目的的走了好久,在其间的一个墓碑(坟头)前站定。
把手中的蛋糕放下,叶修变戏法似的在墓碑后找到个小板凳。
「喂,我来了啊!」叶修有点痞气的说道。
「你怎么不说话呢?你是不是知道我干坏事了啊?」叶修语气开始莫名轻柔。手上动作不停,用手指揩下一块奶油。
「哥知道这冷」叶修忽然转移话题,仿佛当真心虚。「你不会以为我忘了你的生日吧?」
叶修一直仿若无人的自言自语着……
「呵!我怎么会忘了呢!」反问句却用着肯定句的语气。
忽然,「哥哥,你好偏心啊!怎么可以忘了我啊!」身后传来一阵甜美的女声,叶修不用回头,也知道那个小女孩。
苏沐澄!
名叫周泽楷的某人此刻不由一惊「能和苏沐澄认识,叶修你到底什么来头……」
周泽楷有些头疼的摸了摸脑袋,摸出手机「喂?波涛,查一下苏沐澄的哥哥,还有……呃,没了。」辗转半天,叶修的名字还是被咽下去,他想听叶修自己和他说。
……
「沐秋?我偷偷告诉你呀,我这回真的干坏事了……」叶修这次真是心虚了。
想来根烟,却猛然想起对面人最讨厌烟味。想起他炸毛的模样,叶修忽然有点哽咽,默默的把烟放下。
这个举动却落入周泽楷的眼眶,有些刺眼。「能阻挡叶修的烟瘾,呵!苏沐秋是吗?不简单啊……」周泽楷摸着自己的下巴轻声说道。
「我记得我答应过你:要做你一辈子的唯一……」叶修忽然顿住。
周泽楷的瞳孔却在一瞬间缩小「唯一!」他的脚步有些虚晃,令离他渐近的苏沐澄听到了动静,以往甜美的女声此刻多了几分伶俐。「谁!」
周泽楷有些慌忙的离开,脑海中只剩下叶修的那句:一辈子的……唯一!唯一!
……
「一辈子的……呃……兄弟?我这段时间有点懵,忘了!」叶修揉着自己的鸡窝头。
「咳咳,经纪人!」苏沐澄适时提醒道。
「嗯,对。但是,我不得不告诉你啊,我又找了个小明星。还是华娱的呢!」叶修低下头,继续揩奶油,却抹在自己的……脸上!「但你要清楚,我真的是有正事的,等我查清楚告诉你,你肯定会高兴的。」
叶修的眼中泛起泪光,手下动作不停。
良久,气氛有些沉闷。直到苏沐澄一声惊呼「叶修哥!你干嘛呢!」

笛月改编

你们没事可以去听听这首歌,很青涩很好听得。
那回闲的没事做,我就写了写,不过好像偏了啊
地点:某个不知名的小镇上
人物:一个很皮的女孩、一个迷路的少年、其他打酱油等人



襁褓里的小姑娘被扔在了后山里,
遇到了那天去采药的桃花镇镇长
“嗯?这里怎么有个女娃子,长得真是老好看”(憨厚,带口音,疑惑)
于是女孩就这样从深山里被捡了回来 ,
获得了新生。
小镇里家家对她喜欢的紧,
大家时常能看到这个小姑娘在镇里跳脱的身影。
江面上……
有只小船在停泊
女孩:“呵呵呵,大伯日落好漂亮啊”(清脆、嫩)
刘大娘家门口…
刘大娘:“丫头,干什么呢?把老子的酒放下!”(宠溺、无奈、朴实)
女孩跑远,顺便牵了两颗蚕豆:“嘻嘻,大娘,我不给不给”(俏皮,)
私塾……
老先生:“你……你……给我过来,怎么又逃课!”(气喘吁吁)
女孩:“我不,我就不,你的课太没劲啦!我出去玩啦”(调皮)
私塾窗边……
女孩:“喂,二狗子!你口水都快流出来啦”(嫌弃,戏谑)
女孩溜上山……
女孩:“听到大家都在讨论深夜里有奇怪叫声,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撞见。”(期待,跃跃欲试)
女孩:“王大婶说山里住进了怪物,李大伯说山里有很多危险的动物,不会……
是曾经在后山里丧命的亡魂在作祟吧”(开始怂)

女孩想到这些,皱了皱眉头。
决定去看看。

傍晚,女孩在山上转悠
开始上山的时候,女孩毕竟还是小姑娘
听完大家的说辞心底还是有一丝丝害怕。

可是之后走着走着,渐渐就被美丽的大自然所吸引,
“口哨声、口哨声……嘻嘻,哪有什么怪物啊,都太迷信了。”
蹦蹦跳跳地就忘记了那些怪事。

直到夜幕降临,女孩看着越来越暗的树林
“这么晚了,要不找棵树,在树上凑合睡一晚吧,顺便听那所谓怪物的怪声”(疲倦)

就当女孩还没找到可以休息的大树时
便听到似是笛声般的声音从不远处飘来

女孩循着声音的方向,漫步走向一棵巨大的桃花树下
只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少年背对着自己,坐在粗壮的树枝上
少年:“诶,什么鬼东西,老是吹不好。自己都快嫌弃自己了。”(沮丧,失落)
洁白修长的手握着翠绿色的笛子,
画面是那般美好。
直到少年用力的一吹,
奇怪的笛声再次响起。
小姑娘见此:“噗,你吹得什么啊”(嘲讽)

白衣少年听此吃惊的转过头
只见树下站着一个粉袍的小姑娘
因为尝试憋笑的缘故,脸蛋红红的
在月光下竟是让人感到舒服和放松
:“你……你是谁,你怎么在这里的?”(害羞、结巴)
白衣少年不知不觉的红了耳根,
急急忙忙的将笛子塞进了衣袖,
“你不害怕吗?这个时间居然还会有人在山里晃荡。”

小姑娘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转头后的容颜
不禁也有些失神。
“嗯?害怕什么?又不止我一个人在晃荡啊。”(疑惑,有点天真)
:“喂,你长得真好看,你叫什么啊”(新奇)
当她看到白衣少年袖子里藏起的笛子
不禁再次失笑
“想必那所谓的怪声就是你弄的吧,
和你合在一起好可爱呀”(恍然)
少年:“呃,是很难听啦……不过……可爱?!”(惊诧、不解)
少女:“对啊,难道没人说过你长得很好看吗?”
少年:“没有,你貌似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!”(欣喜)

少女:“那……我教你吹笛子吧”(无害)
女孩站在树下,笑盈盈的看着少年
白衣少年不解的看向这个女孩
随即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笛子,有些尴尬
“我……我会吹的!”(结巴、羞涩)
见女孩怀疑的神情,定定道:“你不信,我吹给你听!”
于是又掏出笛子,想要证明自己可以,
但……吹出的音符却依然是那么不成形。
少女:“呃,你确定?”(怀疑)

白衣少年垂下眼眸,缓缓放下手中的笛子,
:“的确,我吹的确实不好听”(无奈)
只见树下的小姑娘已经动作轻快地爬上了树
坐在了他的身边

就在他还没做出反应时,
只见她摘了一片叶子
轻轻的放在嘴边
美妙的旋律环绕在他们身边

少年痴痴的看着眼前
少女:“嗯?你怎么一直盯着我呀?”(不解)
少年:“没……没什么”(尴尬)
少女:“怎么样,好听吗?还是我教你吧”(愉悦)
看着白衣少年红彤彤的脸,
有些想笑。事实上:“哈哈哈,你真的好嫩啊”(戏谑)

白衣少年不受控制的递出了手中的笛子,看着女孩白嫩的小手和自己洁白修长的手交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
于是女孩便一点一点开始教白衣少年吹笛子。
少女:“喂!你为什么会在这啊?”(疑惑,好奇)
少年没有说话,暖风发出沙沙的声音,安静的异常。

之后镇里的王大婶就常说:“诶,老乡们!深夜里的怪声终于不见了,白天却还会出现,跟抽风似的。”(浓浓口音)
只是日复一日,奇怪的声音也逐渐消失了。

这一切都因为,每一天逃课上山的女孩都会在那棵树上,
看见白衣少年坐在那里等着自己
经过这番经历
两个人也变得熟悉
后来,白衣少年渐渐感到两人之间气氛开始变味道,
可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,
就是让她停留在自己身边
更久,更久。

于是白衣少年便总会在她教自己吹笛时,出现一些差错
看到她对自己“笨笨的”错误,无奈地摇头,却依然耐心地笑笑:“嗯?你这里不对,我再给你示范一次”(不厌其烦)
少女:“好吧,今天就这样,我要回去了,你不准偷懒哦。”(恋恋不舍)
看着每天都会来到这棵树一如既往地教着自己的女孩,少年:“此缘已尽么?可我不想你离开呀,你再多留会好不好……”(低喃、不舍)

他真的只想再留她一会。

直到某天傍晚来临前
看清自己感情的白衣少年坐在树上
回忆着和小姑娘经历过的点点滴滴
吹奏起今日她一直“教不会”自己的曲,意外好听。
少年:“你知道吗?其实很好吹的,我多想吹给你听,可是怕是没机会了……”(遗憾、担忧)
幸福的闭上了双眸,
思考着该如何向女孩表达自己的心意。

突然身后传来声响
白衣少年如初次见面那般,转头看向身后之人
少女:“明明已经学会了啊”(无措,意外)
女孩泛着泪光,笑着望着自己

白衣少年胸口一痛,无法再忍受
飞落树下,抬起衣袖拂去她眼角的眼泪
少年:“是啊,已经学会了,可我不想让你离开。”(不舍)
说完将她揽进怀里,
并告诉女孩:“我要走了。”(看似平静,却夹杂着一丝紧张)
少女:“要……要走了吗?可我还想……”(意外)
少年:“不过在这之前,我想告诉你:
我不是人,我就是是一直居住在深山里的妖”(强装平静,却夹杂一丝紧张)

得知这个消息的女孩十分惊讶,可……
少女:“没关系,妖怪又怎么样,我不害怕。”
少年:“真的?我以为……你会嫌弃我的!”(惊讶,欣喜)
少年:“可,你的家人不这样觉得啊,他们很讨厌我的……”(失落、伤心)
少女:“可……那有什么关系……”(急切)
少年:“唔……你、你干什么!”(惊讶)
少女:“呃、看不出来吗?亲你啊!”(理所应当、紧张)
少年扶着女孩亲上来的脸颊,很满足。
少年:“我喜欢你……”(低喃)
少女:“嗯?你说什么,我听不见”(口齿不清,你们懂的)
我也喜欢你啊……在初见的那天,
我就已经……
有点喜欢你这个看似完美却平易近人的少年。(少女在心中默念)(魇足)

对了,我那篇周叶《好不容易遇见你》的文要拾起来了,总算放暑假,当然要日更!!

好不容易遇见你 19

清早,阳光正好。
叶修也正好的走在一家蛋糕店,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影。
望着柜台里的蛋糕,叶修思绪飘远。
 (诶,好吧我承认,你们沐哥真的很喜欢回忆杀……)
「诶,你说你是不是很坑,哥们我都快被炒了,还得来借钱给你买蛋糕」
当然,叶修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。
站在柜台前,叶修挑了好久,顺便颠了颠自己刚从上司那借来的“孤独两张堪比朋友大眼脑袋的毛爷爷”。
……
当周泽楷无声无息打着坏主意的时候,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。
「小周哈,我知道我们的上司大大是个好人,长的又帅,人又善……」
然后可能是学历有限(毕竟15的时候就辍学),词汇量有限(就是词穷),实在是憋不出什么赞美词了。
周泽楷见叶修久久不说话,还有点涨红脸。特别逗逗 他,
「然后呢」
「呃……然后啊……」叶修有点嗫嚅,结巴了半天也没继续说下去。
「诶,小周,没法呀,谁让作者是个诚实守信的好孩子,不想违心的继续夸你了啊」
当然,叶修只敢在心中默默吐槽,毕竟他说出来,作者君是会打他屁股的(最近闷,我出来浪浪)。
叶修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在周泽楷的审视下开口「小周,借我五十块钱行不?」
本以为小周会客气客气多给点的,结果还真就给了五十,加上自己前几天买泡面剩下的五十,叶修头回觉得作者很不厚道,太不厚道,把自己写的那么穷。

从回忆中出来,叶修又绕着柜台走了好久,是在没找到心仪的。
好不容易遇见个还不错的,结果结账时
「先生,112元,您是刷卡吗?」
正想着换家店时,却不小心看见内厅正在做蛋糕的师傅们,心下不觉浮起一个念头,愈演愈烈。
叶修阔步走到内厅门口,却被人拦住,
礼貌的口气「先生,不好意思,这里不对外开放」
叶修有点惊诧,似乎没想到这一环。有点窘迫的站在那不知所措。
工作人员似也不忍驳他面子,继续道
「不过我们这里有活动,可以暂租蛋糕房」
叶修的双眸又重新亮起来。
「不过,我们这里很忙,师傅们是不会帮忙的。只提供一个底料,您需要自己装饰。」
见叶修似乎还有犹豫,工作人员又劝导
「先生放心,价钱抛去手工费很便宜的」
一句话另叶修瞬间打消犹豫,虽然很心虚,但还是硬着头皮交了五十块钱,柜台的小姐还废了不少劲才把钱抽出来。

(想象一下,老叶被奶油抹一脸的表情,以及能让老叶乖乖交出五十块钱的人是谁,呵呵,其实也不是很乖。
我绝不会承认这一章这么多“诶”字是因为考试成绩而紧张。)

好不容易遇见你 18

叶修脑袋迟钝了一会才发现,自己是咋到小周家的……
在脑中寻找一番,无奈昨天貌似有点嗨,啥都忘干净,记忆只停留在自己昨天举着酒杯对着一旁吓懵的同事们说
「再来一杯啊,谁怕谁」
结果,当叶修对上周泽楷的大眼时,叶修表示自己很怂,真的怕了。
弱弱的对着周泽楷
「小周啊,我昨天干啥了吗……或者说了啥不该说的……」
看着叶修小心翼翼的模样,周泽楷“嗤”笑一声。摇摇头,顺便递过手上的衣服,示意他穿上。
叶修还愣了愣,想起……

五年前,
「阿修,起床啦,真是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我是你助理呢」
叶修不舍的离开被窝,望着眼前的糖浆发色少年,
「你要这么想,我并不介意啊」
糖浆发色的少年似乎已经习惯叶修的不客气,一如以前递过手中的衣服,示意他起床……

眼前的身影似乎与记忆中重逢,鼻尖萦绕着的记忆中泡面味儿另叶修回过神来。
接过衣服就想穿,结果就看见周泽楷还是那么炯炯的看着自己,虽说是俩男人,但叶修也还没开放到在别人面前换衣服啊。
两人僵持了会,正在气氛有点尬时,周泽楷起身,留下
「快换好衣服,我在楼下等你」
叶修麻利的换好,走下楼,抬眼便看见桌边的周泽楷。
晨光微熹,透过窗子打在周泽楷好看的侧脸上,在周泽楷长长的睫毛下留下一圈阴影,叶修暂时找不到好的形容词来形容此时的周泽楷,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字------
美!
少了平时的冷峻,多了几分柔和,叶修承认自己看得有点楞。
周泽楷听见声响扭过头,看见愣愣的叶修,又一次不争气的扬起了唇角,这一幕落在一旁的助理眼中,不免有些惊悚
「这新人好厉害啊,竟然让以往一向又冷又酷的周帅……笑……了!」
当然只敢想想而已,傻子才会说出来。
但偏偏,这真的有“傻子”,例如:来送剧本的花痴小妹冉安。
「哇哇哇,周帅你笑了诶,好帅啊!!!」
声音之大,令正在对视的某两人刷刷扭过头,有些不满冉安破坏这美好的气氛,周泽楷孩子气的瞪了她一眼。
接受到这个眼神的冉安不仅没有停止,反而脸红起来,叫的更大声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的三好学生小周同学干了啥伤天害理的事呢。
周泽楷有点受不了的皱起眉头,死命瞪着冉安。
被周围诡异的一众眼神注视,冉安也开始有点窘,丢下文件立马跑了,临走前还有点不舍的看着周泽楷,令叶修差点起了鸡皮疙瘩。
周泽楷已经习惯这种小妹妹,望向叶修
「愣什么,过来吃早饭,一会一起去上班吧」
叶修闻言也没有客气,坐下后,似乎想起了什么,硬着头皮低着脑袋开口
「咳,小周,我今天有点事,能不能先不去上班?」
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有点心虚,等着被骂一顿或者直接被炒。
结果良久,周泽楷只是问
「干嘛去」周泽楷知道他不应该这么说,但还是忍不住好奇。
「有点事」
废话!
周泽楷也没有再说着什么,只是在心中暗暗做了个决定……

(有个朋友说我每章太少,对比其它太太的文。我只能心虚的摸摸鼻子。然后觉得好像的确……)
要不要猜猜老叶冒着被炒的风险也要请假的原因呢,联合老叶那段回忆想想,猜对今天加更。

好不容易遇见你 通知

这么久不见,你们是不是觉得我肯定弃坑了。事实上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呃,
目前是的,我最近可能不定时的更一两章,等我放暑假回来肯定日更

第十七章 晨光的惊悚

原谅我这段时间老不更,实在是因为最近忙着考试,是在没时间啊。抱着我的伞哥去面壁……



第二天……
太阳光从窗外透进来,被镂成细花的纱窗帘筛成了斑驳的淡黄和灰黑的混合品,落在屋内人的前额,就好像是些神秘的文字。
当叶修啃着自己的手指头醒来时,已经是早晨九点多了。
猛然想起自己还要上班,于是非常敬业的站起身来,下一秒却惊悚的发现……
自己,自己,自己的……
衣服啊!!
叶修记得昨天自己是穿着白衬衫来的,结果今天被换成了。
额,睡袍?!
饶是我们“单纯可爱”的叶不羞同学此刻也觉得老脸一红。
就在这时,身后传来门声,回头一看,我的天,今天的事肯定会让叶修终身难忘。
:阳光照在少年的脸上,修长的眼睫毛在狭长的卧蚕上留下一圈阴影,最重要的是,肌肉啊!
是的,周泽楷没穿衣服,只在腰上堪堪裹了条浴巾。
叶修觉得鼻头一热,抬手蹭了蹭,两条鼻血名翠绿,一下留到上青天哪!
周泽楷看着叶修的模样,“嗤”笑一声,深觉自己的撩修十八式已大成。
叶修很快就从囧境中反应过来,咽了咽要流出来的口水,用近乎颤抖的声音对着周泽楷说:“那啥,小周哈,大白天的你说你干嘛呀”
说着,还极力掩饰自己害怕被扣工资的胆小内心,也对:上班第一天就差点迟到,还撞了Boss,晚上照这架势……怕是睡了人家吧!
总结起自己的“光荣历史”,叶修觉得自己被炒那是肯定的了。
乖乖的等着周泽楷的下文,却迟迟没有听到声响。
抬头一看,哪还有周泽楷的影子?
叶修深刻想让自己觉得刚才是看错了,自我催眠自己只是喝醉在家而已。
等等……这里……
这两米八的大床,如果是自己家的,自己怕是做梦也会笑醒吧。
身旁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换上吧。”叶修循着声音望去,只见自己的顶头大Boss正拿着一件衬衫,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。
叶修恍然:哦,小周家呀。

诶,这段时间复习的有点狠了,搞得自己好文艺,不行,要去看看全职让自己皮起来……

 

好不容易遇见你(周叶)16

第十六章
这几天有点忙,今天多更点哈



傍晚吹着的凉风本是舒爽的好天气,奈何周泽楷此时的心情可谓是寒冬的大冰块…
冷!
不过也正是这种如坠冰窟的感觉,另周泽楷在一瞬间懂得自己对叶修的感情。
是的,周泽楷承认自己喜欢上叶修了,并不单单是因为那次的救命之恩,而是纯粹的…喜欢。
周泽楷本来是不信一见钟情的肥皂剧戏码的,但或许第一次见面自己就有点喜欢那个单薄的背影。
周泽楷并不是个矫情的人,理清自己的感情,就像上前去。
而此时的叶修——
因为醉酒的缘故,叶修的脸颊泛着两抹可爱的驼红,那双有些涣散的眼睛无神的望着眼前禁锢自己的陌生人。
很…诱人!
陌生男子从镜子中看见身后的周泽楷,不仅没有松开叶修,反而变本加厉。
咬上叶修的耳朵,轻声低喃:“乖,小猫咪,我带你回家好不好。”
声音低低的,很好听。脸上挂着邪气的笑容,不是董殇又是谁?
周泽楷见对方不理会自己,内心可谓喜怒交加,喜自己明白对叶修的习惯,怒叶修此刻的行为。
虽然明白叶修不会做这种事,可还是好生气!
“你谁啊,凭什么抱着劳资的男人。”良好的教养让周泽楷没有骂出口,可还是忍不住在内心咆哮,双眼慢慢布上红血丝。
上去就是一拳,董殇明摆着就是个菜头,没什么劲。根本打不过周泽楷,几下几下就被撩倒。
周泽楷看着叶修,感慨道:“这么多年,我不再是那个需要你来保护的小男孩了,以后我来保护你好不好!”
询问的语句,却是肯定的口气。
看着叶修茫然的眼睛,训斥的话到了嘴边又溜了回去。
周泽楷第一次觉得害怕,如果自己刚才没来,那叶修……
周泽楷有些无奈地看着在自己怀里寻个舒服的地方睡着的叶修,揉了揉眉心。
怕他站着睡觉不舒服,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拦腰把抱起来,叶修有些抗拒,但在周泽楷的抚慰下渐渐地安静下来,继续……
睡觉!
正想着抱叶修回家时,却发现自己貌似还不知道叶修的家在哪。
心下一动……

叶修生日小剧场

“阿修,我喜欢你。”我有点腼腆的冲着叶修笑着。
“给我一个理由。”我的阿修痞痞的笑着。
“为什么啊……让我想想……”我陷入沉思。
最初遇到你的时候,你手持却邪,吊打Boss。那足以令人为之仰望的记录一次又一次被你轻松拿下。
几乎所有人都只看到你辉煌的外表,却不曾体会过你背后所付出的努力。
三年啊,三个冠军被你如数收入囊中。草根的队伍硬生生被你带成了冠军队。嘉王朝的名号伴随一叶之秋响彻荣耀。
后来,你在无数人或嘲讽或遗憾的目光中离去,只留下一句“休息一年,然后回来”
重拾行装,一句简单的“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”衬了你怎样的辛酸。
你知不知道,当初你漫步走出嘉世时,我真的好心疼你。
可被逼退役的你,会就此消停?
你用一记龙抬头昭告世人你的答案。
你用行动告诉别人,荣耀、冠军……属于兴欣!
可是,你却又一次离去,一如两年前般悄无声息。
可是,一直不知道……
你已在我心中封神!
“因为你是我心中的神啊!”我找到答案,对着阿修呐喊。
“可是我喜欢荣耀女神啊。荣耀就是再玩十年也不会腻。”阿修对我说。
那一瞬,我释然。
“十年吗?没关系,我陪你一起……”我在阿

好不容易遇见你(周叶) 15

第十五章 醉酒
发现这几天老是有事,老是没更,抱着伞哥去面壁。



夜晚以来夹杂着些许的寒风,有个人影漫步在巷子内。
叶修对于周泽楷捣鼓的欢迎会,表示非常不赞成,好好的周末时光不在家里打游戏,跑到这来疯有啥劲啊…
看来他是还不知道这么个小员工,压根就没有举办欢迎会的先例,就算知道可能也就叼根烟,酷酷的来一句:不用给哥搞特殊。
远远看见叶修,周泽楷有点意外他没有路痴。
冲他挥挥手,转身走进身后的酒吧。
如今这个混乱的社会,很少有人到酒吧说事会不喝酒。
你以为欢迎会不用喝。呵呵,不存在的。
当叶修捂着嘴在厕所狂吐时,他真的无比后悔来这。
对叶修这么个几口就能灌醉的一杯倒,被劝了几口就不行不行的了,还逞强喝了不少。
所以叶修老师用他的实践过程告诉我们:装逼是要付出代价的!
身后有人拍了拍叶修的肩膀,叶修回过头用那双迷离的眼睛看着那个陌生男人,本来苍白的脸庞因为醉酒而产生红晕,看起来格外…
诱人!
陌生男并不惊讶的看着叶修,走进他。
叶修有些抵制他的靠近,向后退,却抵到身后的洗手池。
男人在他的耳畔轻声说道:“乖,我送你回家好不好。”
担忧叶修的周泽楷此时也走进厕所,好死不死的看见这一幕…

快考试了,可能这几天都是两天一更了。抱歉,等我暑假补上哈~

好不容易遇见你(周叶) 14

第十四章 穷鬼一顿饭,难如上登天



等到叶修找到自己的办公桌时,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。
华娱怎么也算个大公司,还是有食堂的。
可叹叶修这个穷鬼压根就没办饭卡,就算办了也没钱充啊…
叶修一脸僵硬的目送其他新同事离开去吃饭,自己却还寸步不移。
美名其曰:要不吃饭赶进度完成工作(刚来有啥工作,纯粹玩了一上午),其实就是没钱。弄得一旁的大姐同事还夸了他半天…
叶修不禁暗自吐槽如今社会简直就是:穷鬼一顿饭,难如上登天。
一边懊悔自己没带几盒泡面来,一边想着要不要下楼去买几包先凑活一中午。
毕竟这个点回家的话肯定没车,自己钱包还空虚的没法打车…
摸摸自己就没鼓起来过的钱包,叶修表示很无奈,并且希望在现今啥都涨价的市面上,泡面可以坚守自己的下限(两块钱一包的下限)。
正端着饭菜准备回休息室的周泽楷停下脚步,有幸看到叶修这难得一见的可爱模样。
勾了勾嘴角,努力憋笑摆出一副超级正经的样子咳嗽了一声。
叶修听到声响,侧头看了眼克扣自己工资的无良老板,不理他,站起身准备去买泡面。
某位无良老板一点也没有被无视时该有的尴尬,且非常厚脸皮的堵在自家好好员工面前。
端着四菜一汤向前举了举,叶修就算不是个吃货,在饿肚子的情况下也是抵御不了这种诱惑的。
叶修承认自己有点不要脸,厚脸皮的开口:“小周你看起来这么瘦,饭量肯定不大吧,吃不了这么多我可以帮你分担的。”
周泽楷嗤笑一声,示意叶修跟过来。叶修也不客气。(他像是客气的人吗…)
两人就这么吃完了顿饭,至于相安无事…
呵呵,不存在的…

我才不会承认写这么多的省略号是为了掩饰昨天忘记更的心虚…